<p id="ntnpb"><listing id="ntnpb"><pre id="ntnpb"></pre></listing></p>
      <i id="ntnpb"></i>

          <var id="ntnpb"></var>

                咨詢熱線

                18851776688

                當前位置: 主頁 >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 徐州鐵路運輸法院王某、夏某、莊某污染環境罪緩刑刑事判決書
                • 時間:2019/8/8 17:09:17   來源:   作者:   點擊: 857 次
                • ??

                    公訴機關徐州鐵路運輸檢察院。

                    被告單位江蘇有限公司

                    被告人王某,19681114日生,某公司主要負責人,住江蘇省新沂市。因涉嫌犯污染環境罪,于20186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1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夏某,1975311日生,某公司生產經理,住江蘇省新沂市。因涉嫌犯污染環境罪,于20186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1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莊某,19781016日生,某公司環保經理,住江蘇省新沂市。因涉嫌犯污染環境罪,于20187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1日被取保候審。

                    徐州鐵路運輸檢察院以徐鐵檢訴刑訴〔20195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某公司、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犯污染環境罪,于2019213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當日立案,并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徐州鐵路運輸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薛峰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王某及其辯護人、被告人王某及其辯護人、被告人夏某及其辯護人、被告人莊某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徐州鐵路運輸檢察院指控,20175月至20182月,被告單位某公司為節約成本,非法排放超標廢水。在具體生產過程中,被告人王某安排被告人夏某、莊某將酸洗石英砂產生的廢酸水循環利用,沒有嚴格按規定程序進行無害化處置,便將該污水直接排放至公司西側院墻外的坑塘內,嚴重污染環境。經新沂市環保局認定,該坑塘為滲坑。2018618日,經新沂市環境監測站取樣監測,該滲坑內污水中鉛含量為3.7mgL(是國家污水排放標準的3.7倍),鎘含量為0.99mgL(是國家污水排放標準的9.9倍)。

                    2018616日,被告單位被新沂市環保局查獲。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分別于2018624日、627日、71日被公安機關電話傳喚到案。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某公司違反國家規定排放有毒物質,嚴重污染環境,被告人王某作為某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莊某、夏某作為某公司其他直接負責人員,其行為均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之規定,應當以污染環境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單位某公司、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均予以認可,且未提出新的證據,表示自愿認罪,請求法庭對其從輕判處。被告單位某公司的辯護人提出:該單位是否構成嚴重污染環境證據不足,新沂市環境監測站出具的兩份監測報告不能作為本案定案依據,因為監測報告的出具日期距采樣日期超過了兩周,樣本已經失效;報告的送達程序違法;監測結果與淮安市華測檢測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測公司)的檢測結果相矛盾。且被告單位主觀上不存在污染環境的故意,客觀上也未造成污染環境的后果,故被告單位不構成污染環境罪。被告人王某的辯護人對新沂市環境監測站出具的兩份監測報告的異議同被告單位辯護人意見,還提出:公訴機關指控的生產期間缺乏事實依據;涉案坑塘不屬于滲坑,環保部門的認定依據不合法;綜上,王某不構成污染環境罪。即使法院認定其有罪,王某系初犯、具有自首情節,案發后積極配合當地政府及時采取措施、消除污染,確有悔罪表現,建議對其免于刑事處罰或者適用緩刑。被告人夏某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無異議,在量刑方面提出:夏某系從犯、具有自首情節,無前科劣跡,請求法庭對其從輕處罰。

                    三名辯護人共同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證據:1、江蘇通標環??萍及l展有限公司出具的檢測報告,證明被告單位在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水重金屬不超標;2、2018817日,華測公司對被告單位西側地塊場地的檢測分析報告,證明通過檢測廠西側兩個廢水池所在位置的地下水、地表水、土壤,均未發現重金屬超標情況;3、土地流轉協議6份及附圖3份,證明廠西側兩個廢水池所占土地是被告單位租賃的村民的拾荒地;4、《清理某集中酸洗區污水污泥施工合同》、三八站費用明細、某公司清理現場租賃挖掘機的票據6張,證明案發后被告單位進行了環境治理。

                    經審理查明,20175月至20182月間,被告單位某公司為節約生產成本,利用滲坑非法排放廢水。在具體生產過程中,該公司的主管人員王某安排生產經理夏某和環保經理莊某將酸洗石英砂過程中產生的未按嚴格程序進行無害化處置的廢酸水,循環利用于水洗碎石工序,并將水洗碎石后產生的廢水、泥漿不經任何無害化處置直接排放至公司西側院墻外無防滲措施的土坑塘(長27米、寬20米、水深0.5米),嚴重污染環境。經新沂市環保局認定,該土坑塘為滲坑。2018618日,經新沂市環境監測站取樣監測,該滲坑內廢水中鉛含量為3.7mgL,是國家污水綜合排放標準的3.7倍;鎘含量為0.99mgL,是國家污水綜合排放標準的9.9倍。

                    另查明,案發后,阿湖鎮政府對涉案泥漿、廢水及時進行了無害化處置。庭審后,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分別自愿繳納環境修復金33萬元、15萬元、15萬元,用于賠付阿湖鎮政府修復環境的支出。

                    2018616日,被告單位某公司的排污行為被新沂市環保局查獲;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分別于2018624日、627日、71日被公安機關電話傳喚到案,到案后均如實供述了其犯罪事實。

                    上述事實,有檢察機關提交并經法庭質證、查證屬實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1、新沂市環保局制作的調查詢問筆錄、現場檢查(勘察)筆錄、調查報告,證實新沂市環保局赴某公司現場調查,發現該公司在生產過程中存在利用滲坑排放廢水的情形。

                    2、新沂市環保局案件移送書、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實本案犯罪線索系新沂市環保局發現,后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3、公安機關出具的發破案經過、到案經過、到案情況說明,證實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分別于2018624日、627日、71日被公安機關電話傳喚到案。

                    4、某公司的營業執照、注冊信息、新沂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企業檔案查詢資料、三被告人的戶籍信息、無違法犯罪記錄證明,證實被告單位基本信息、三被告人均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且均無前科劣跡。

                    5、某公司排污滲坑照片,證實該公司利用滲坑排污的現場情況。

                    6、某公司廠區示意圖,證明該公司各生產區的布局情況。廠子西側院墻外最南側為沉降池,中間為泥坑塘(即滲坑),最北側為凈水池。

                    7、新沂市環保局作出的新環許(201695號《關于江蘇某石英有限公司年產20萬噸新型高效石英砂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審批意見》,證實環評文件明確規定,水洗破碎廢水經沉淀池沉淀處理后回用于生產,不外排。

                    8、新沂市環境監測站(2018)新環監(水)字第(14)、(17)號監測報告,證實2018616日,在某公司西北角水坑內取樣的廢水中鉛含量為43mgL,鎘含量為122mgL。2018618日,在某公司西北部南坑塘內取樣的廢水中鉛含量為3.7mgL,鎘含量為0.99mgL。

                    9、新沂市環保局出具的情況說明2份,證實某公司廠外西北部廢水坑塘比較隱蔽,對該公司檢查時未發現該處坑塘,未對該處坑塘水質進行監測。該公司廠外西北部涉案土坑塘為滲坑。

                    10、20175月至20186月某公司現金目記賬明細,證實該公司僅在2017517日有采購PACPAM的相關費用支出。

                    11、某公司會計關某提供的刻石加工費、酸洗費收據、租賃合同,證實該公司20175月開始經營,截止至2018313日仍有酸洗費收據產生。

                    12、新沂市氣象局出具的氣象證明,證實201861820時至1912時,當地降水15.6mm(大雨)。

                    13、證人張某、趙某、朱某的證言,證實其多次到某公司采樣的經過。2018616日下午530,三人一起采集了該公司西墻外偏北地方水抗內的水樣;18日下午5點多,三人再次到該公司廠外西北部水泥池南側坑塘(即16號采樣的水坑的北部)采樣,當天晚上作了PH測試,其他項目數據在19號均出來了,有原始記錄證明,由于阿湖中隊在81日要監測報告,所以報告日期為81日。第三次采樣是為了檢測某公司坑塘底部土壤受污染的情況,采樣后委托第三方檢測。

                    14、證人吳某、李某、王某和閆某的證言,證實從2018618日開始,某公司以及阿湖鎮政府開始進行滲坑填平、廢水轉移等施工,當天被中央環保督察組發現并叫停。當晚20點左右,李某繼續用泥漿泵和罐車轉運坑塘內泥水,19日凌晨,泥漿泵抽不動了,又注水調漿繼續干。

                    15、證人郭某的證言,證實其帶領華測公司到某公司取樣,取樣時間為2018619日上午10時左右。

                    16、證人陳某、丁某的證言,其二人系華測公司工作人員,均證實下雨會稀釋被采取的水樣,對檢測結果造成影響。

                    17、證人陸某的證言,證實其參與了某公司水處理項目的前期設計,酸洗石英砂后廢酸水的處理流程為:廢酸水格柵收集反應池—PH調節錳砂過濾池絮凝反應池二級沉淀池緩沖池多介質三級過渡中間水箱超濾系統中間水箱—RO膜脫鹽系統回用水箱。陸某公司參與建設的流程中:格柵起到對大懸浮物的阻攔,保護后段設備;反應池主要加鈣石進行酸堿中和;PH調節是加堿調節PH值;錳砂過濾池是去除水中的二價鐵和三價鐵;絮凝反應池是加PACPAM去除90%以上的重金屬及顆粒物;到二級沉淀池,污泥和清水分離。但某公司開始生產的時候,將絮凝反應池中應該添加的PACPAM換成了石灰粉,石灰粉不能起到去除重金屬的作用,其建議某公司改正,但是該公司未改。二級沉淀池之后的流程主要是用來去除懸浮物和色度,RO膜脫鹽系統主要是去除鹽分,某公司生產時,其到廠里看到二級沉淀池之后的幾個系統都沒有使用,這樣會造成水處理不達標。

                    18、證人關某的證言,證實某公司在201712月底被環保部門責令整改,此后公司還進過一些石英石在廠內酸洗,也進行碎石。公司在20175月開始生產時采購過PACPAM,剛開始用的多,后期就不正常使用了,RO膜脫鹽系統基本上也沒有用過。在中央環保督察組檢查之前,新沂市環保局從來沒去檢查過公司西墻外的兩個坑塘,一是因為西墻外路不好,二是因為公司被責令停產后用陽光板把那個地方遮擋了,很難發現里面的情況。

                    19、證人王某的證言,證實其系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不參與公司事務管理。

                    20、被告人王某的供述,證實其系某公司的實際投資人及管理者,法定代表人系其兒子王某,但從來不過問公司的業務。夏某系生產經理,主要負責酸洗業務。莊某系環保經理,主要負責中和壓濾業務、環保檢查的接待等。某公司主要經營酸洗石英砂,另外還從事石料加工(主要為破碎石頭)。酸洗石英砂時產生的泥漿水打入三級沉降池,沉降后的泥漿排到廠房西墻外堆放,清水(即廢酸水)用鈣石、白灰中和,PH值達到7左右,再通過錳砂過濾,從三級沉降內抽出來用于清洗碎石。碎石業務中有浸泡和沖洗環節,產生的泥漿與廢水直接流到廠房外側的沉淀池(未做防滲漏措施),沉淀池滿了之后泥漿水就直接向北流到凈水池。凈水池內的水進行物理凈化后,上層的清水進行中和壓濾處理,然后循環利用。重金屬超標是因為水循環利用,再加上水分揮發較多,重金屬濃度才增大的。公司本來是有廢水處理的設備的,由于環保意識淡薄,也為了節約成本,所以未正常運行環保設施。其對此次事件承擔監管失職責任。

                    21、被告人夏某的供述,證實其20161月進入某公司做工人,20175月份左右任生產經理,負責廠內所有的生產經營業務,包括酸洗、廢水中和處理,20182月底離職。公司的實際老板是王某。碎石業務是先將進來的料石裝入料斗內,用酸洗石英砂處理過的廢水對料石進行清洗,產生的廢水和泥漿打入沉降池進行沉降,沉淀池往北有一個直接在空地上挖的二三十米長的大坑,四周用土圍起來,沉淀池一滿,就用一根塑料導流管把沉淀好的廢水向北導入凈水池進行物理凈化,清水再抽回來循環利用,沖洗酸洗后的石英砂。用這種處理過的廢酸水沖洗碎石、將水洗碎石過程中產生的廢水和泥漿直接排放到土地上是王某安排的,其和莊某都提醒過王某這種處理的水肯定不達標,但王某不聽,其就沒再過問,負有一定的監管失職責任。

                    22、被告人莊某的供述,證實其系公司的安全環保經理,負責安全環保業務,包括廠內環保設施運轉、安全管理、安全環保的對外協調。水洗碎石過程中產生的廢水和泥漿打入沉降池進行沉降,沉淀池內的廢水和泥漿一滿,就把泥水抽到西南的大沉降池,沉降池泥漿多了,就自動流到院子外面那個一二十米長的滲坑(無防滲措施),把泥漿沉淀下去,上層的水直接流向最北面的凈水池進行物理沉淀,上層清水再用水泵抽回來循環利用,沖洗酸洗后的石英砂或者進行水洗破碎。公司生產過程中膜處理設備沒有一直開,每年能節約幾十萬成本,也會導致處理后的廢水鹽分不達標,不能排入河流和田地,另外循環利用廢水還會導致重金屬超標。這樣生產是王某安排的,其建議過不能這樣使用廢水,但王某不聽,其應該制止而沒有制止,負有一定的監管失職責任。

                    關于三名辯護人在庭審時共同向本院提交的證據1-3,因與本案無關聯性,不予采納。證據4中的《清理某集中酸洗區污水污泥施工合同》系阿湖鎮政府與新沂市亞上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能證明阿湖鎮政府在案發后對被告單位酸洗區的污水、污泥進行了清理轉運,其余證據真實性、關聯性無法核實,本院不予采信。

                    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關于控辯雙方的爭議焦點,本院綜合評析如下:

                    一、關于被告單位及三被告人是否存在污染環境主觀故意的問題。首先,證人陸某、關某的證言及關某提供的記賬明細,能證實被告單位擅自替換絮疑反應池中的原料導致廢水重金屬超標。證人陸某參與了被告單位水處理項目的設計,絮疑反應池應添加PAC(聚合氯化鋁)、PAM(聚丙烯酰胺),可以去除顆粒物及90%以上重金屬,但被告單位開始生產時將PACPAM換成了石灰粉,起不到去除重金屬的作用,陸某曾建議其改正,但其并未改正。記賬明細顯示,被告單位僅在2017517日支出過PAC、PAM采購費用7550元,之后再也沒有采購記錄,可以與陸某的證言相互印證。其次,三被告人的供述能證實被告單位為節約成本,未按環評要求處理生產廢水。被告人王某供述因污水處理設備運行費用高,所以未正常運行;被告人夏某、莊某均供述曾向王某提醒過這種處理的廢水不達標、不能這樣循環使用、把污水處理程序走完才能使用,但其建議均未被采納。綜上,被告單位及三被告人具有明顯的污染環境的主觀故意。

                    二、關于新沂市環境監測站出具的(2018)新環監(水)字第(14)、(17)號監測報告能否作為本案定案依據的問題。首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及其所屬監測機構在行政執法過程中收集的監測數據,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2018616日,新沂市環保局在行政執法中發現某公司非法排放廢水,經調查發現該公司涉嫌犯罪,于當月19日將案件線索移交新沂市公安局,新沂市公安局于次日立為刑事案件偵查。該兩份監測報告系新沂市環保局所屬的監測機構在環保行政執法過程中收集的監測數據,可以作為刑事案件證據使用。

                    其次,該兩份監測報告能夠相互印證,證明涉案土坑塘內廢水含有重金屬。(2018)新環監(水)字第(14)號監測報告取樣日期為2018616日,取樣地點為被告單位西北角水坑(取樣人張軍鋒的證言證實該取樣點即為涉案土坑塘)測試日期為16-17日,監測結果顯示鉛含量為4.3mgL,鎘含量為1.22mgL,該監測結果向三被告人送達后,均未提出異議。由于該監測報告取樣地點表述的不夠明確,新沂市環境監測站又于618日再次到涉案土坑塘取樣,測試日期為18-19日,隨后出具(2018)新環監(水)字第(17)號監測報告,結果顯示鉛含量為3.7mgL,鎘含量為0.99mgL,再次印證了被告單位及三被告人利用滲坑排放含重金屬廢水的事實。況且,被告單位及三被告人對該兩份報告結果均不持異議,故辯護人關于該兩份監測報告制作及送達程序違法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信。

                    最后,關于該兩份監測報告與華測公司檢測報告相矛盾的原因。華測公司取樣時間為2018619日上午10時,新沂市氣象局出具的氣象證明證實61820時至1912時,當地降水15.6mm(大雨),華測公司工作人員陳某、丁某的證言均證實下雨會稀釋被采取的水樣,對檢測結果造成影響。另外,證人吳某、李某、王某和閆某的證言證實:從618日開始,某公司以及阿湖鎮政府開始進行滲坑填平、廢水轉移等施工,當天被中央環保督察組發現并叫停。當晚20時左右,李某繼續用泥漿泵和罐車轉運坑塘內泥水,19日凌晨,泥漿泵抽不動了,又注水調漿繼續干。上述證據及證言能夠證實新沂市環境監測站的取樣是原滲坑中的廢水,而華測公司取樣時原滲抗內廢水已經基本抽干,且下過了大雨,故新沂市環境監測站的監測報告客觀真實,與本案具有關聯性,華測公司的檢測報告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綜上,對于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王某辯護人提出的(2018)新環監(水)字第(14)、(17)號監測報告與華測檢測報告相矛盾、不能作為定案依據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信。

                    三、關于涉案土坑塘是否屬于滲坑的問題。關于滲坑的認定,目前沒有明確的刑事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規定。公安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環境保護部、農業部、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聯合制定的《行政主管部門移送適用行政拘留環境違法案件暫行辦法》第五條規定: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法排放污染物,是指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等不經法定排放口排放污染物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法排放污染物。滲井、滲坑是指無防滲漏措施或起不到防滲作用的、封閉或半封閉的坑、池、塘、井和溝、渠等。刑事案件中對于滲坑的認定可以參考上述規定。滲坑在個案中表現形式差異較大,在司法實務中并不簡單地以外觀論處,凡利用挖設的坑、池、塘等或者自然體,向土壤層或者地下水排放刑法所規制物質的行為,皆應屬于污染環境罪所指之行為。涉案土坑塘不屬于被告單位環評文件中的生產系統,即使是用于廢水沉淀后循環利用,由于無任何防滲漏措施,廢水仍會直接滲入土壤層及地下水,造成污染。該坑塘性質的確認,在新沂市環保局出具書面認定意見的基礎上,輔以檢查(勘驗)筆錄及現場照片,可以認定屬于滲坑。

                    四、關于被告單位及三被告人是否造成嚴重污染環境后果的問題。被告單位的環境影響報告水污染防治措施分析專項明確規定:水洗破碎廢水送至沉淀池沉淀處理后,回用于生產,不外排;且該單位的環評生產系統中并不包含涉案土滲坑。該滲坑中的廢水雖未直接向周邊河流、農田排放,但水洗破碎后產生的含鉛、鎘等重金屬的泥漿、廢水通過無任何防滲措施的土坑塘的沉淀,重金屬直接沉積入土壤及地下水,嚴重污染周邊環境。故被告單位辯護人提出的水洗破碎后產生的廢水是循環利用、并未外排,未造成污染后果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認為,重金屬不能被生物降解,含重金屬的廢水排入未作防滲處理的滲坑后會在土壤及水體中富集,通過食物鏈濃縮,最終直接威脅周邊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安全,造成公害。被告單位某公司、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無視上述危害,違反國家規定,通過滲坑排放含重金屬的有毒物質,嚴重污染環境,被告人王某作為該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在犯罪中起決策、組織、指揮作用,被告人夏某、莊某作為該公司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分別負責日常生產、環保工作,均構成污染環境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及三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在實施犯罪行為時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系共同犯罪。三被告人犯罪后在未被采取強制措施時經公安機關電話傳喚均能主動到案,并如實供述自己及同案犯的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三被告人均系初犯,且自愿認罪,并分別主動繳納環境修復金33萬元、15萬元、15萬元賠付阿湖鎮政府治理環境的支出,確有悔罪表現,均可酌情從輕處罰。各辯護人據此提出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綜上,為保護國家生態環境,懲罰污染環境犯罪,根據被告單位某公司及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及其認罪、悔罪表現,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五十二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五項、第十五條第三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第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財產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江蘇某石英有限公司犯污染環境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繳納。)

                    二、被告人王某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繳納。)

                    三、被告人夏某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五千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繳納。)

                    四、被告人莊某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五千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繳納。)

                    五、禁止被告人王某、夏某、莊某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與酸洗排污相關的活動。

                     江蘇省著名環保案件辯護律師、南京資深刑事專家楊正宏律師團隊,專業辯護30年,主要辦理:

                  1、各縣、區法院重大疑難復雜環境資源犯罪刑事案件和環境資源侵權損害賠償案件;

                  2、各中級法院一審、二審重大疑難復雜環境資源犯罪刑事案件和環境資源侵權損害賠償案件;

                  3、各高級法院一審、二審、申訴再審環境資源犯罪刑事案件和環境資源侵權損害賠償案件;

                  4、各省、市檢察院申請抗訴環境資源犯罪刑事案件和環境資源侵權損害賠償案件案件;

                  5、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及其他巡回法庭申訴再審環境資源犯罪刑事案件和環境資源侵權損害賠償案件。

                  楊律師團隊專業功底深厚,實踐經驗豐富;辦案細致認真,工作盡心盡職。先后辯護過數千件重大疑難復雜案件,取得較好效果,深得委托人的信賴和贊譽!

                  咨詢電話:18851776688  13505179720

                  辦公地址:江蘇省南京市奧體大街68號新城國際研發總部園4A14

                合作伙伴
                1|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南京刑事律師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