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ntnpb"><listing id="ntnpb"><pre id="ntnpb"></pre></listing></p>
      <i id="ntnpb"></i>

          <var id="ntnpb"></var>

                咨詢熱線

                18851776688

                當前位置: 主頁 > 精彩案例 > 貪污賄賂案例
                貪污賄賂案例
                •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庭長鄭波篡改裁定書,豪奪1500萬!
                • 時間:2018/8/10 15:59:44   來源:   作者:   點擊: 4108 次

                •        2018年4月18日,湖南法院網發布信息: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審判第一庭副庭長鄭波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幾天后的4月26日,華容縣政協副主席蔡宜生被宣布涉嫌嚴重違法,接受監察調查。而丁學曼、嚴璋也已被相關部門控制。

                         近日,岳陽市中級法院已對2012年“華容縣確認之訴”做出再審判決,撤銷當年判決,并駁回了李某某方面的全部訴訟請求。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長、擁有“湖南省優秀青年衛士”稱號的鄭波已被采取留置措施。1980年出生的鄭波,被證實與華容縣政協副主席蔡宜生、岳房公司原財務總監丁學曼、董秘嚴璋一起,趁范日旭被抓,以低價獲得了上述股份。其中,鄭波在辦公室內,對一份判決書中的兩個字進行了修改——這成為這場豪奪的關鍵。目前,上述四人均已被相關部門控制。引爆此事的,則是丁學曼的弟弟李某某(隨母姓),其作為“人頭”因不滿“零分成”,而將鄭波等人悉數講出,紀委、公安等隨即查實。不久前,岳陽當地已經作出重審判決,對上述豪奪之事中的關鍵環節進行了“糾正”。

                           知情人透露,在被查前,鄭波等四人曾密謀對策,試圖以借款掩蓋行受賄往事。

                           1992年,東北首富的名聲之下,范日旭應岳陽市政府邀請,前往投資。當時,岳陽市房地產管理局等6家國有法人單位,正在定向募集成立岳房公司,范日旭名下企業A公司獲得440萬股法人股,范日旭個人則獲得50萬股個人股。因缺乏有效管理,岳房公司在成立后紅火了幾年,之后便開始年年虧損。雖然曾試圖通過開發新項目改變困局,但開發的項目也不斷出現問題。2004年時,岳房公司停止了經營。2007年,范日旭被公安局立案刑事拘留,其名下多個公司進入無序狀態。2009年,岳房公司被岳陽市中級法院裁定于2010年1月27日解散清算((2009)岳中民二初字第52號)。當年3月18日,清算組成立,其成員中,丁學曼系岳房公司的原財務總監,嚴璋則是董事會秘書。當時,丁學曼曾數次前往A公司,找到該公司董事長秘書馮某某,提議以0.19元/股的價格,將A公司所持440萬股及范日旭的50萬股買走??傆?,這筆交易將以93.1萬元完成。與此同時,丁學曼找到嚴璋(同事、華容老鄉)、鄭波(丁學曼前同事楊某與岳陽市中級法院原副院長鄭某某之子)、蔡宜生(系丁學曼丈夫的同母異父兄弟),希望他們三人每人拿出50萬元。完成交易后,四人將平分范日旭的這些法人股和個人股??瓷先?,丁學曼在“湊錢”這一環節上即已賺到不少,整個交易,她可以不用花一分錢。 整件事似乎進行的較為順利,2010年4月25日,丁學曼以其弟弟李某某的名義,將440萬股法人股和50萬股個人股買來,其中,440萬股法人股的對價83萬元進入A公司賬戶,而50萬股個人股對價9.5萬元則先給了馮某某,后轉入公司。

                           事實上,為感謝協助完成此次交易的馮某某,丁學曼向其先后送出30多萬元好處費。而馮某某則被指炮制了董事會決議等相關文件。當時在岳陽中院任職的鄭波,則在拿到52號裁定書后,對其內容進行了修改,以讓馮某某等人相信岳房公司已毫無價值。原裁定書中寫的“解散清算”被鄭波等人改為“破產清算”。事實上,當時丁學曼等人即知道,岳房公司除資金緊張外,其擁有的土地等資產會升值,而個人股彼時的股息即已達到0.4元/股,這是一筆穩賺、狠賺的生意。

                           完成上述交易的幾個月后,2010年8月,時任岳陽市中級法院行政庭副庭長的鄭波,被授予 “湖南省優秀青年衛士”稱號。剛滿30歲的鄭波也被選派至省高院掛職鍛煉,任省院行政庭庭長助理。彼時媒體報道稱:“歷年來,省市兩級法院組織的案件質量評查,他承辦的案件都是滿分”,“多次堅拒巨額賄賂”。但鄭波的榮譽,無法掩蓋那場豪奪的漏洞。事實上,除相關文件系偽造外,上述轉讓交易在法規上還存在兩大硬傷:根據《股份有限公司規范意見》的規定,法人股份只應向公司法人轉讓,而作為“人頭”的李某某卻是自然人,并沒有受讓資格;這次轉讓發生在清算組成立之后,也是法規所不允許的。加之岳房公司系老國企,又有大量股東、職工、業主、債權人,其中個人股東即多達3180人,清算進行的并不順利?;蛟S為了更加“合規”,2012年,丁學曼等人在華容縣發起訴訟,以確認前述交易合法有效,而代表范日旭及A公司的馮某某,則再次順利將官司輸掉。如此,440萬股法人股和50萬股個人股,即都到了李某某名下,并在2014年時得到兌付。李某某共獲得1500萬元(稅前,實際扣稅280余萬元)。但在分錢時,作為“人頭”的李某某卻分文未得,這也導致內訌產生。

                            也是在2014年,A公司所在地警方開始立案調查此事。2015年,隨著警方調查,丁學曼與鄭波、蔡宜生、嚴璋一起商議對策。已經在省高院任職的鄭波,給丁學曼支招,讓其寫信向A公司所在地公安廳及紀委舉報,以阻止公安調查。但一切已經太晚,未獲分文的李某某,因為納稅的問題,曾一度與丁學曼等人吵翻,面對警方調查,李某某將整個過程全盤托出。此后,丁學曼等人陸續交待實情,相關部門則通過查賬,以證據還原了整個交易細節。至此,這場豪奪完全敗露。

                           鄭波之惡早獲舉報。經網絡檢索,筆者發現,湖南高院副庭長鄭波之惡,早已被多人舉報。但是卻依然安居副庭長之位,逍遙至今。如果不是此次內訌,恐怕鄭波還將繼續以一副公平公正的樣貌,在法庭上審理眾多的案件。如此情況,讓人不禁疑問:對官員的監督何在?如果正常監督渠道有用,申冤者還會選擇網絡舉報嗎?即使網絡舉報了,真的對官員有影響嗎?收到各種渠道的投訴舉報后,有關方面是否切實調查?官員何以仍然法外逍遙?

                           如今鄭波終于因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采取留置措施,其黨羽也一并被抓獲。裁定書鄭波都敢篡改,我們不得不生出諸多疑問:當年他審過的案,有多少利益輸送,有多少冤假錯案?鄭波判過的案,可有獲得公正重審的一天?

                            江蘇省知名律師、南京資深刑事律師楊正宏,刑事辯護30年,功底深厚,經驗豐富;辦案細致,盡心盡職。尤其擅長辦理重大、疑難、復雜的重大刑事犯罪案件的辯護。先后辦理過數千件重大刑事案件,取得較好的效果,深得委托人的贊譽和信賴!

                           咨詢電話:18851776688  13505179720

                           辦公地址:江蘇省南京市龍蟠中路216號金城大廈22-23樓

                合作伙伴
                1|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南京刑事律師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