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ntnpb"><listing id="ntnpb"><pre id="ntnpb"></pre></listing></p>
      <i id="ntnpb"></i>

          <var id="ntnpb"></var>

                咨詢熱線

                18851776688

                當前位置: 主頁 > 征收拆遷 > 征收拆遷
                征收拆遷
                • 最高法院判例明確規定,合法建筑被強拆,首先應當推定是政府行為
                • 時間:2018/5/31 10:51:33   來源:南京征收拆遷賠償律師團   作者:楊正宏   點擊: 1407 次

                •          現在不少地方政府強制拆遷之前不通知被拆遷人,突然組織人員、機械設備進場強拆。等被強制拆遷后,被拆遷戶找政府討說法,政府不承認是他們所做,報警求助不了了之。被拆遷人手頭上沒有證據證明是誰拆,誰叫拆的,起訴到法院經常被以無證據證明是政府拆除而被駁回訴訟請求。

                           著名南京拆遷律師楊正宏認為,最高人民法院的這起判例明確了不論是農村集體土地還是國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強制搬遷、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以及隨后的土地出讓金收取等,均為政府及其職能部門的法定職權,對合法建筑的拆除首先應推定為政府行政強制行為。政府就是被告,政府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除非振幅有充分的證據足以推翻,有充分的證據證明是其他單位或個人拆除,與其無任何關系,才可以不承擔恢復原狀、賠償損失的責任。

                           我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條規定,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第三十三條規定,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符合下列條件之一的,應予刑事立案追究刑事責任:

                          (一) 造成公私財物損失五千元以上的;(二) 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的;(三)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 (四) 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資深南京拆遷律師楊正宏認為,不管是政府征收辦、鄉鎮、街道辦、住建局人員,還是拆遷公司人員,或者是社區、村委會人員,只要沒有法定手續、只要不按法定程序拆毀合法房屋或其他合法建筑的,只要數額達到公安部、最高人民檢察院立案追訴標準的,都應當一律刑事立案追究故意毀壞財物罪的刑事責任。就跟懲治醉駕一樣,只要醉駕一律判刑。只有這樣,才能杜絕非法強拆,阻止政府有關人員以為公辦事,不會被追究責任的錯誤想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書

                           再審申請人:上海馬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再審申請人上海馬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馬橋酒店)訴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閔行區政府)土地房屋行政強制一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8日作出(2017)滬01行初148號行政裁定,對馬橋酒店的起訴不予立案。馬橋酒店不服提起上訴后,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25日作出(2017)滬行終376號行政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一審裁定。馬橋酒店仍不服,在法定期限內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7年12月27日作出(2017)最高法行申8837號行政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耿寶建擔任審判長并主審、審判員白雅麗、王展飛參加的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四條規定,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為了全方位、無漏洞地保護物權,我國建立了民事、刑事和行政訴訟三種渠道,分別救濟因民事侵權、刑事犯罪或者行政侵權而造成的物權損失。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一款、第三條、第四條規定,侵害民事權益,應當依照本法承擔侵權責任;被侵權人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侵權人因同一行為應當承擔行政責任或者刑事責任的,不影響依法承擔侵權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條規定,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和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有權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因此,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擁有的物權的,根據其侵權原因及情節,將分別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刑事責任或者行政賠償責任。

                           本案中,案涉國有土地使用權于1990年經原上??h土地管理局登記在上海市服裝公司職工療養所名下。2004年3月,上海服裝(集團)有限公司與馬橋酒店達成房地產轉讓協議,由馬橋酒店以461.02萬元的價格受讓案涉土地使用權及地上房屋。2007年,案涉房屋所有權登記在上海市服裝公司職工療養所名下。但案涉土地及地上房屋一直由馬橋酒店占有、使用和處分,故馬橋酒店系案涉土地和房屋的實際權利人,依法享有相應的物權。一審法院以馬橋酒店不是案涉土地和房屋的登記權利人為由,認定馬橋酒店不具備提起本案訴訟的原告資格,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予以糾正。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二項規定,提起訴訟應當有明確的被告。所謂有明確的被告,主要是指起訴狀所列被告的名稱等信息能夠足以使被告與其他行政機關或者法律法規規章授權的組織相區別,以使人民法院能夠送達起訴狀副本,保障訴訟程序順利進行。在立案登記制背景下,起訴人在起訴無書面決定的事實行為時,只要能夠提供初步證據證明事實行為存在且極有可能系起訴狀所列被告實施,即應視為已經初步履行了適格被告的舉證責任;除非起訴狀所列被告明顯不適格,或者為規避法定管轄而多列被告,或者原告明顯存在濫用訴訟權利情形。案涉房屋為合法建筑,強拆前無任何書面征收決定、限期拆除決定等行政法律文書送達馬橋酒店,強拆后也無任何主體主動承擔強制拆除責任。馬橋酒店和上海服裝(集團)有限公司曾以馬橋鎮人民政府為被告提起過民事侵權訴訟,但生效民事裁定以案涉地塊被納入建設項目征收土地范圍,所訴爭議不屬于平等主體之間的人身、財產爭議為由駁回起訴。而且不論是農村集體土地還是國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強制搬遷、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以及隨后的土地出讓金收取等,均為政府及其職能部門的法定職權,因此,對合法建筑的拆除首先應推定為行政強制行為,除非有證據足以推翻。馬橋酒店提起本案訴訟時,所提供的閔行區政府2010年征收土地公告等文件,已經能夠初步證明閔行區政府在案涉土地周邊地塊進行征收,因而極有可能實施或者通過書面、口頭等形式委托相關主體實施強制拆除,因此以閔行區政府為被告提起訴訟,符合立案登記條件,一審法院應予登記立案。即使閔行區政府否認曾實施強制拆除行為,并主張系基層群眾自治組織強制拆除,人民法院也應先行立案并在其后的審理程序查明。

                           由于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僅規定政府及其職能部門具有征收房屋、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及強制拆除合法建筑的職權,民事主體或基層群眾自治組織并無實施強制拆除權力,因而閔行區政府如不能舉證證明確系其他主體違法實施的強制拆除,將可能被推定為實施強制拆除的主體,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由于我國法律并不認可私力救濟,因此民事主體等或自治組織負責人違法強制拆除他人合法房屋,涉嫌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的,權利人可以依法請求公安機關履行相應職責;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有犯罪行為的,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六條第一款規定,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檢察機關。

                           為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使職權,人民法院在確定行政案件適格被告方面也存有一定義務?!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錯列被告且拒絕變更的,人民法院裁定不予立案;已經立案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此即說明,即使原告所起訴的被告不適格,人民法院仍有義務查明適格被告,并告知當事人變更,而不能簡單以被告不適格為由不予立案或者逕行裁定駁回起訴,除非被告明顯不適格,或者為規避法定管轄而多列被告,或者原告明顯存在濫用訴訟權利情形。

                           綜上,馬橋酒店具有針對房屋行政強制行為提起行政訴訟的資格,其已初步證明閔行區政府作為被告的適格性,人民法院依法應予立案。馬橋酒店申請再審理由成立,一、二審裁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依法應予再審。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二條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十九條第二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撤銷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2017)滬行終376號行政裁定;

                         二、撤銷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7)滬01行初148號行政裁定;

                          三、指令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南京征收拆遷賠償維權律師團,著名律師楊正宏團隊,專業辯護30年,功底深厚,仗義執言;專業敬業,辦事認真。先后在江蘇淮安、揚州、鎮江、蘇州,安徽馬鞍山、蕪湖、滁州等多地辦理拆遷賠償案,取得較好效果,深得拆遷戶的贊譽和信賴!

                           咨詢電話:18851776688  13505179720

                          辦公地址:江蘇省南京市龍蟠中路216號金城大廈22-23樓

                合作伙伴
                1|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南京刑事律師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