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ntnpb"><listing id="ntnpb"><pre id="ntnpb"></pre></listing></p>
      <i id="ntnpb"></i>

          <var id="ntnpb"></var>

                咨詢熱線

                18851776688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律文書 > 法律文書
                法律文書
                法律文書
                • 南京加諾能源設備有限公司與茌平信強化工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 時間:2017/2/17 14:25:59   來源:   作者:   點擊: 1491 次
                • 山東省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魯15民終205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茌平信強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山東省茌平縣信發熱電工業園區內。
                  法定代表人:梁玉芝,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張傳春,山東垠鵬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南京加諾能源設備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湖熟工業集中區。
                  法定代表人:陳杰,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楊正宏,江蘇鐘山明鏡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茌平信強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強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南京加諾能源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加諾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山東省茌平縣人民法院(2015)茌商初字第49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信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張傳春,被上訴人加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楊正宏,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2011年7月29日,加諾公司與信強公司簽訂設備承攬合同一份,合同約定:一、信強公司將新加工設備(省煤器)的設計及制作任務委托給加諾公司進行承攬,設備總造價為320000元;二、合同簽訂后信強公司預付款30%,該合同生效,設備制作完畢,具備發貨條件,發貨前付款60%,貨到信強公司現場后,留10%的設備款作為質量保證金,從設備交付使用運行合格滿一年付清,或從設備運抵定作方現場之日滿18個月付清,兩者以先到期時間為準。合同簽訂后,加諾公司依照合同約定設計、制作并向某公司發送了設備,且為信強公司開具了合同價款等金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信強公司分兩次向加諾公司支付了280000元,剩余40000元質保金至今未付。2012年12月18日,雙方又簽訂工業品買賣合同一份,合同約定:一、信強公司向加諾公司購買蒸餾器、冷凝器及熱交換器各一臺,合同總價款為243000元;二、結算方式為:信強公司預付30%,交貨付款30%,貨到付款30%,剩余10%為質量保證金,設備正常運行一年內無質量問題時付清;三、如違約,按合同法約定處理。合同簽訂后,加諾公司依照合同約定向某公司發送了設備,且向某公司開具了與合同價款相等金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信強公司分兩次共計向加諾公司支付了145800元,剩余貨款97200元至今未還。加諾公司多次催要未果,于2015年6月18日訴至法院,要求信強公司支付剩余貨款及投標保證金共計147200元及逾期付款的違約金,并要求信強公司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原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加諾公司要求信強公司支付剩余貨款及投標保證金共計147200元及逾期付款的違約金是否有事實及法律上的依據。加諾公司與信強公司分別簽訂了設備承攬合同一份及工業品買賣合同一份,設備承攬合同第二頁有信強公司的簽章且與第一頁內容連續,工業品買賣合同雖然沒有信強公司的印章,但合同內容明確且與發貨單、增值發票內容吻合。加諾公司已經依照以上兩份合同向某公司發送了貨物,且為信強公司開具了增值稅發票,信強公司也已經向加諾公司支付了大部分貨款。因此,信強公司以合同不真實及發貨單簽名非其公司人員為由否認設備承攬合同及工業品買賣合同的真實性,與事實不符。雙方簽訂的設備承攬合同及工業品買賣合同,應當認為系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合同簽署后,加諾公司依照合同約定向某公司發送了設備,履行了合同義務,信強公司理應依照合同約定及時支付合同款。在設備承攬合同中,信強公司于2011年8月支付預付款90000元,于2012年1月份支付了具備發貨條件時的60%即190000元,可見合同履行過程中在雙方協商下對付款交貨期限做了變更。因此,無論設備交付使用運行合格的時間及設備運抵信強公司方的時間均無法確定,信強公司以超過訴訟時效為由,拒不支付該合同項下的質量保證金40000元,缺乏法律依據,原審法院不予認可。加諾公司已經履行了合同義務,信強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其已經還清了貨款,其依法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合同中并沒有約定承擔違約責任的方式,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之規定,加諾公司可以要求信強公司自起訴之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支付逾期付款利息。因此,加諾公司要求信強公司支付貨款137200元及利息(利息自2015年6月18日起至本判決確定還款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的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應予支持。加諾公司要求信強公司支付投標保證金10000元,但其并未提供相關證據予以證實,其依法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其該項訴訟請求,依法不予支持。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六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四條之規定,判決:一、被告茌平信強化工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償付原告南京加諾能源設備有限公司貨款137200元及逾期利息(利息自2015年6月18日起至本判決確定還款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二、駁回原告南京加諾能源設備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1622元,由原告南京加諾能源設備有限公司負擔110元,由被告茌平信強化工有限公司負擔1512元。
                  上訴人信強公司不服原審判決,上訴稱: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一、2011年7月29日合同項下的貨物尾款如果存在也已超訴訟時效。一審法院認為上訴人以超過訴訟時效為由不支付質量保證金40000元缺乏法律依據。1、40000元并非全部保證金。依被上訴人提交的合同,質量保證金為總價款的10%,也就是32000元,而非40000元。質量保證金是貨款的一部分,被上訴人提供的合同已明確約定。2、被上訴人提起訴訟已超過2年時效。被上訴人一審提交的增值稅發票載明時間為2012年4月28日,發票金額為320000元,320000元為合同貨款總額,包括其中的質量保證金32000元。既然被上訴人于2012年4月28日出具了貨物全款的票據,說明在2012年4月28日前后上訴人已向被上訴人支付了貨物全款。退一步講,如果先出票再付款,在2012年4月28日被上訴人已向上訴人主張貨物全款(含質量保證金),上訴人在2012年4月28日也應向被上訴人支付貨物全款,付款義務在2012年4月28日即已開始。被上訴人提起訴訟時間為2015年6月18日,距被上訴人主張貨物全款的時間相隔2年多的時間,該2011年7月29日合同項下的貨款追要也已超過訴訟時效。二、2012年12月18日的合同沒有上訴人印章,合同并未成立,更不是合法有效的合同。雖然有被上訴人提供的發貨單、增值稅發票,但發貨單、增值稅發票均由被上訴人一方出據,沒有上訴人任何書面認可。被上訴人于2013年1月15日已將貨物發送上訴人,依被上訴人認可的合同,上訴人收到貨物后付款額為總貨款的90%,也就是在2013年1月份上訴人應付款為218700元,質保期為1年,質保金應在2014年1月份之后支付。2013年8月26日被上訴人開具金額為243000元的增值稅發票,這個時間質保期未超,只能說明上訴人在2013年8月26日前后已將貨款(包括質保金)全部付清。退一步講,如果沒有付清,就質保金以外的部分,被上訴人的訴訟時效也已超過,被上訴人只有24300元可以得到支持。綜上,請撤銷原審判決第一項,改判駁回被上訴人的一審訴求;一、二審訴訟費均由被上訴人承擔。
                  針對上訴人信強公司提起的上訴理由及請求,被上訴人加諾公司答辯稱:一、上訴人稱2011年7月29日的合同欠款40000元,已超過訴訟時效的理由不能成立。1、上訴人在此份合同中欠款40000元事實清楚。被上訴人一審提供的承攬合同、發貨清單、金額為320000元的增值稅發票,可以證明上訴人收到了320000元的貨物,即應支付全部貨款。但上訴人除支付280000元外,仍欠40000元未付。2、按照2011年7月29日的合同第六條“留10%的設備款作質量保證金,從設備交付使用運行合格滿1年付清,或從設備運抵定作方現場之日起滿18個月付清?!钡募s定,被上訴人無法知道上訴人的設備何時運行合格,但設備交付上訴人的時間是2012年l月15日,按照18個月計算應為2013年7月14日,一審法院受理該案的時間是2015年6月18日,未超過訴訟時效。在合同履行期間,被上訴人常有業務員在上訴人處負責聯絡、催款,并洽談2012年12月20日的合同設備供應事宜,一直沒有停止催要貨款。因上訴人稱資金困難,雙方達成了將付款期限延長的協議。因此,該合同沒有超過訴訟時效。二、被上訴人一審提交了買賣合同、發貨清單、金額為243000元的增值稅發票。上訴人在一審庭審時只是辯稱、推理2012年12月18日合同項下的貨款已付清,卻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綜上,原審認定上訴人欠款137200元的事實清楚,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院二審查明的案件事實同原審法院查明。
                  本院認為:雙方當事人爭議的主要焦點問題有兩個,一是本案是否超過訴訟時效;二是上訴人是否履行了全部付款義務,應否償還被上訴人貨款137200元及利息。
                  關于焦點一,根據涉案兩份買賣合同的實際付款時間看,上訴人并未嚴格按照兩份合同所約定的付款時間(第一份合同:預付款30%、發貨前付60%、10%質保金;第二份合同:預付30%、交貨付款30%、貨到付款30%、10%質保金)履行付款義務,被上訴人對此沒有提出異議,并且向上訴人開具了貨款總值對等數額的增值稅發票,應視為雙方均同意對交貨期限、付款時間予以變更。上訴人二審既主張已向被上訴人支付了全部貨款,同時又以本案超過訴訟時效進行抗辯。對上訴人相互矛盾的上訴之由,本院依法不予采信。被上訴人主張應從兩份合同約定的質保金期限屆滿日---2013年7月14日、2014年1月21日始計算訴訟時效,公平合理,且符合客觀事實,本院予以采納。被上訴人于2015年6月18日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并未超過法律規定的2年訴訟時效期間。因此,上訴人所持本案已過訴訟時效的上訴理由,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關于焦點二,上訴人對2012年12月18日買賣合同的真實性存在異議,但又以被上訴人開具了增值稅發票且已支付了相應貨款為由進行抗辯,陳述自相矛盾且缺乏事實基礎。根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買受人以開具發票作為支付貨款依據的,應提交其他相應付款憑證予以佐證,但上訴人對已經履行全部貨款支付義務的主張,沒有提交任何證據以佐其訴。因此,上訴人僅以被上訴人開具了發票擬證明已經付款,證據不足。本院對上訴人該上訴之由,依法不予支持。
                  綜上,上訴人信強公司的上訴理由因缺乏事實基礎和法律依據均不能成立。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一百七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512元,由上訴人茌平信強化工有限公司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閆紅
                  審判員  劉穎
                  審判員  董慧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田哲
                合作伙伴
                1|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UPA中國 · 用戶體驗協會| 南京刑事律師網|